【传奇明君——李枕】

  【传奇明君李枕】

  

  图片发自简书App

  开场白:

  历来登上皇位的无非是以下几种途径。

  自己是牛人,有一大堆猛人相助,硬生生的抢下这把椅子,如刘邦、朱元璋等开国雄主;

  不但会投胎,时机还选的好,许多靠嫡长子继承皇位的便属于这种类型;

  洞察人性、演技了得、情商高超赚取了皇位,隋炀帝杨广便是其中的佼佼者;

  不但会来事,同时会办事,这样也能登上皇位,雍正皇帝这方面是行家;

  其他的如靠政变上台、被太后和大臣拥立上位的也不在少数。

  不过有人告诉你说,他靠装疯卖傻登上了皇位,你一定会摸摸那讲故事的家伙的脑门,发烧了吧,不然,为嘛大白天说胡话呢?

  还真有这么一位皇帝,是靠装疯卖傻最终击败了众多竞争对手,成为最后的胜利者,而且他这个皇帝还干的不错,后人将其与唐太宗李世民相提并论,这不得不说是件让人啧啧称奇的事情。

  李忱,唐朝第十六位皇帝。从小就孤僻木讷,一直被皇宫里的人当作傻子嘲弄,出生三十六年来几乎从未享受过真正的亲王待遇,可谁也想不到,三十六岁登基之后,李忱爆发出前所未有的聪明与英武,短短一年,就消灭了为患大唐长达半个世纪的牛李党争,而且极大地遏制了一贯嚣张跋扈的藩镇势力和宦官势力,收复了沦陷于吐蕃人手里近百年的河、湟全境。

  李忱在位13年间,对内澄清吏治、从谏如流,并蠲减赋税、鼓励生产;对外则西败吐蕃、北破回纥、南征安南,并收复河湟故地。堪称晚唐头号明君,一度中兴帝国,被后人誉为“小太宗”。

  一、出生卑微

  其母郑氏,是位经历极度传奇的女子。

  郑氏因面相大贵,被李纳为侍妾。

  正史中关于郑氏的记载极为简略,其生年、家世等情况俱不详,从仅有的资料中我们得知,她出生在润州丹杨县,起初是浙西观察使、盐铁转运使李的侍妾。

  且说浙西富饶甲天下,并且李掌管天下的榷酒、漕运命脉多年,再加上他在辖区内私自增加税收、疯狂聚敛,经过多年的“努力”,积聚起惊人的财富。

  随着权势和财富的不断增长,早蓄不臣之心的李开始做起了“皇帝梦”,并在辖区?诖笏琳斜蚵怼?

  此时,有相士将郑氏推荐给李,宣称此女面相大贵,将来必定能诞下天子。李闻言大喜,认为郑氏既然能生下天子,那么自己把她娶进门,必定会做天子之父,同样也会是皇帝。所以,李便真的把郑氏纳为侍妾,并对她极为宠幸。

  但让李没想到是,郑氏还没来得及为他生下儿子,自己的造反事业便走向失败,最终被手下的将领逮捕后送往长安,与其子李师回一起被腰斩,时在唐宪宗元和二年(807年)。

  李伏辜后,其家被抄没,郑氏则以叛臣眷属的身份被没入宫庭,以宫女的身份服侍郭贵妃。

  郭贵妃是大功臣郭子仪的孙女、唐太宗的外孙女(在辈分上是唐宪宗的表姑),也是后宫实际上的皇后,因为出身高贵、深得恩宠且诞下“准”储君(即唐穆宗李恒),所以在宫中经常颐指气使,郑氏因此没少遭到欺凌、打骂。

  好在郑氏姿色甚美且命足够好,在郭贵妃的身边侍奉没几年,便被唐宪宗看中并临幸,不久后生下第十三皇子李怡。

  郑氏诞育皇子有功,地位得以提升,但饶是如此,仍免不了受到郭贵妃的欺凌。

  二、装疯卖傻

  李怡出生后,由于母亲郑氏身份低贱,自幼经常被兄长们欺辱,渐渐地便养成沉默寡言的性格,以至于宫里宫外的人都说他是个傻子。

  唐穆宗及其子敬宗、文宗、武宗在位时,郭贵妃以太后、太皇太后的身份频频插手政事,并裁决后宫事务,动辄给郑氏母子“小鞋”穿。

  李怡为人持重少言,宫中都认为他“不慧(不聪明)”。他十多岁时,身患重病,当时病势愈发沉重,忽然有光辉照耀其身,他便马上一跃而起,端正身体,拱手作揖,像对待臣下一样,他的乳母认为这是心病。

  但唐穆宗李恒看过后,却抚摸着他的背说:“这孩子是我家的英明人物,不是心病。”并赐给他玉如意、御马、金带。

  李怡常常梦见乘龙上天,他将此事告诉母亲郑氏,郑氏对他说:“这个梦不应该让旁人知道,希望你不要再说。”

  李怡身经太和、会昌两朝,愈加隐晦不露,与众人在一起时,不曾多言。

  唐文宗李昂、武宗李炎常在宴饮集会之时强逼他说话,以此为乐,称其为“光叔”。

  李炎为人豪气,尤为瞧不起李怡,对他不甚礼遇。

  李忱为什么选择装疯卖傻呢?

  这要从他早年的经历说起,当时还是他哥哥唐穆宗在位,据说有一次,李忱进宫向太后问安,哪曾料想刚好碰到一场刺杀,虽然刺客很快被抓住,没有造成什么人员伤亡,但是?畛雷源巳幢涞贸聊蜒裕绕涫悄慷贸懈髦终ǘ崂⒀晷确绲恼伪涔剩尤盟靼字挥斜3殖聊⒉灰俗⒁獠拍苋米约盒悦抻恰?

  哥哥唐穆宗驾崩后,即位仅仅两年的侄子唐敬宗李湛为宦官刘克明所杀,另一个侄子、比自己大一岁的李昂登基为帝,是为唐文宗。

  除了非去不可的宫中聚会,李忱一般不和别人来往,即使参加聚会,他也不发言。

  文宗皇帝经常驾临十六宅(宗室诸王的住宅小区)和诸王饮宴,席间也经常逗弄这个叔叔说话,但是文宗以及其他王爷如何插科打诨,李忱都不为所动,最多偶尔傻笑看着大家。看着他的这种窘态,众人越发开心,“宴席戏光王”成为大家的乐趣之一。

  十几年如一日这样的装傻表现,要么是愚不可及,要么是心机深沉,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和企图,继哥哥文宗之后登基为帝的唐武宗就是这样想的,哪怕这个光王装傻的可能性只有万分之一。唐武宗也绝对不能让他威胁到自己的皇位,为了以绝后患,他决定找机会除掉此人。对一个傻子明目张胆的下手,身为堂堂帝王,他实在是觉得自己有些面上无光,因此他只能使绊子、耍阴招。

  于是,光王李忱的悲剧生活开始了。

  当时的宫廷贵族盛行打马球的运动,唐武宗更是此中高手,每次打马球,他都点名让光王李忱陪同,结果这位光王经常莫名其妙的突然从马上坠落;有时候光王在宫中走着走着,忽然被什么东西绊倒,一骨碌从台阶上滚了下去,摔得不是鼻青脸肿,就是遍体鳞伤。不过幸好都是些皮外伤,休息了一段时间,又恢复如初。

  我擦,小样,还整不死你了,唐武宗决定给这个叔叔来点狠的。

  又是一个大雪纷飞的午后,唐武宗带着众王爷出城打猎,当然,光王必然身在其中,话说,等大家打猎结束返程了才发现光王不见了,唐武宗安慰众人不用担心,他已经安排人去找了。一个傻子,没人当回事,于是众人兴高采烈的带着自己的猎物回去吃火锅了。被丢在冰天雪地里冻了一天的光王真是命大,被一个路过的巡检搭救,送回了十六王府。

  正等着安排人给光王收尸的唐武宗已经得到消息,知道光王没死,气的他是哇哇直叫,苍天啊。害个人有那么费劲吗?

  这次,唐武宗决定撕掉羞羞答答的面具,他密令四个宦官直接将光王拿下,丢进一处密室关了好几天,最后又把他捆得像个肉粽一样扔进了皇宫的厕所中。

  这样对待一个傻子,连太监都看不下去了,太监仇公武进言道: “亲王不应久沉厕中,不如诛杀为好” 。

  在征?锰莆渥谕夂螅亮艘恍┦榈某鸸湟幌蛞云婊蹩删拥穆啦晃の枷瘢白藕艽蠓缦沾硬匏芯瘸隼畛溃淙灰簧矸啾悖娉粑薇龋俏俗约耗俏按蟮睦硐耄廖拊寡浴K压馔醪卦诼沓瞪希厦娓橇朔啾愕任铮低邓统隽顺ぐ渤恰?

  光王李忱离开长安后,一路向西狂奔。从此隐姓埋名,流落民间,最后逃到了浙江安国寺削发为僧,直至后来重返朝堂。

  数百年后,北宋大文豪苏东坡途经此地,有感于唐宣宗李忱的传奇人生,特地赋诗一首:

  “已将世界等微尘,空里浮花梦里身。岂为龙颜更分别,只应天眼识天人。”

  但也正因如此,李怡得以保住性命。

  三、政治背景

  自从“安史之乱”被平定以后,在唐朝政坛上,活跃着这么一个特殊的群体太监,他们身残却志坚,他们用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光辉灿烂的业绩告诉所有健康正常的人一个道理:咱们太监不好惹,咱们太监有力量。

  他们的业绩包括:拍板拥立八个皇帝,杀了两个皇帝(唐宪宗、唐敬宗)、废掉一个皇帝(唐顺宗)。权倾天下、威加四海的大唐天子在他们面前跟受气的小媳妇一样,低眉顺眼的,时不时的还得看这些家奴的脸色行事,连皇帝唐文宗都发出感慨:

  “赧、献受制于强诸侯,今朕受制于家奴,以此言之,朕殆不如!”

  为什么这帮皇帝的家奴能如此猖狂,甚至可以操纵皇帝的废立和生死呢?

  因为他们手中掌握有军队神策军,神策军本为一支戍边军队,“安史之乱”发生后,这支军队被调出来支援平乱,几经周折,到了唐德宗在位时,这支军队成了实力强大、编制健全、装备精良的禁军,唐德宗认为朝中文武大臣都信不过,因此把这支军队的指挥权交到了太监手中,神策军最高指挥官叫做护军中尉,鼎盛时期拥有人数十八万多人。

  “枪杆子里出政权”,握有这支强大的禁军部队,正是太监们可以为所欲为的最大本钱和依靠。

  四、乱世登基

  将目光回到公元846年的4月22日,此时的朝中发生了一件震动朝野的大事:唐武宗因为服食丹药中毒身亡,他在位期间,并没有册立太子,由于事起突然,因此也没有指定接班人。不过即使指定了,多数也是做不得数的,因为首先要问问权倾朝野的那些大太监能不能答应。

  国不可一日无君,皇位空悬牵动着朝中所有人的神经,当时的神策军中尉、太监首领马元贽将宗室诸王挨个瞧了个遍,最终拍板拥立光王李忱为帝。

  李忱何许人也,刚刚去世的唐武宗的叔叔,时年三十七岁,很多人肯定会感到难以理解,这个马元贽是不是傻啊,通常太监挑选皇帝,要么是挑选和自己来往特别亲近的王爷,这样权位有保障,要么是挑选没有根基、岁数小的皇子,易于控制。 为什么偏偏挑中这位并不起眼、年近四旬的光王呢?

  能在太监中混到一把手位置的,当然不是泛泛之辈,大太监马元贽挑选光王李忱的原因很简单,此人好控制,是所有人公认的“智障人士。”(平时反应慢,话也少)《资治通鉴》中记载为“宫中皆以为不慧”。

  会昌六年(846年),唐武宗病危,大太监马元贽为了操控朝政,便把李怡推上监国的位子,并更名为李忱。

  且说,当马元贽把貌似白痴的李忱推上前台时,宦官们欣喜不已,然而等到他刚上位,便马上换了副面孔,由痴呆愚笨而变为威严果决。

  当光王李忱登基为帝后,有一个人欣喜若狂,正是帮助李忱逃出生天的宦官仇公武,是的,他有理由这么笑。他一直深信自己救出的光王有一天会成为自己举足轻重的政治筹码。而今,自己成为当朝皇帝的救命恩人,仇公武当然有理由笑得这么灿烂。

  然而,接下来的日子,当李忱开始着手处理政务时,仇公武就笑不出来了。

  包括所有一直认为李忱是傻子的人都笑出不来了,他举手投足之间俨然一副天子气派,神色威严,目光从容,对待大臣恩威并施,处理朝政果断干练。

  唐宣宗李忱登基后,彷佛要把这几十年来积攒的智慧、能量、魄力全部释放出来,他果断下令将权臣李德裕罢官出外,结束牛李党争,恢复了朝局的稳定;

  同时非常注重限制宦官的权力,包括拥戴他上位的大太监马元贽都被他晾在一旁。

  此时,宦官们方知上当,但既然木已成舟,也是无可奈何。

  五、勤政惠民

  李忱勤于政事,孜孜求治。在位期间,整顿吏治,并限制宗室和宦官,将死于甘露之变中除郑注、李训之外的百官全部昭雪。在对外方面,他击败吐蕃、收复河湟,又安定塞北、平定安南。尤以收复河湟之举,为安史之乱后唐对吐蕃的重大军事胜利之一。

  李忱为人明察沉断,从谏如流,恭谨节俭,且惠爱民物。他在位时,国家相对安定繁荣,历史上把这一时期称之为“大中之治”。所以直至唐朝灭亡,百姓仍思咏不已,称李忱为“小太宗”。

  李忱非常喜欢读《贞观政要》,在即位后便勤于政事,孜孜求治,致力于改善中唐以来所遗留下来的种种社会问题。他对内贬谪李德裕,结束牛李党争;抑制宦官势力过分膨胀;打击不法权贵、外戚。

  李忱勤俭治国,体恤百姓,减少赋税,注重人才选拔。在对外问题上,李忱不断击败吐蕃、回鹘、党项、奚人,收复安史之乱后被吐蕃占领的大片失地,使唐朝国势有所起色,百姓日渐富裕,使本已衰败的朝政呈现出“中兴”的小康局面。

  因此,史家对李忱评价极高,认为他是和文景之治的汉文帝和贞观之治的唐太宗一样的明君”历史上把这一时期称之为“大中之治”。

  尽管李忱本人在即位后“忧勤无怠”,但天下常发生水旱灾害。而自大中十二年(858年)后,因所任将帅管理不当,各藩镇也相继发生叛乱:宣州都将康全泰驱逐其观察使郑薰、湖南都将石再顺驱逐其观察使韩琮、广州都将王令寰驱逐其节度使杨发、江西都将毛鹤驱逐其观察使郑宪。李忱分命崔铉兼领宣、池、歙三州观察使、温璋任宣州刺史、蔡袭任湖南观察使、李承勋任广州节度使、韦宙任江西观察使,平定了各州叛乱。

  六、因病驾崩

  自大中十三年(859年)五月起,李忱因为食用太医李元伯所献的仙丹(长年药)中毒,“病渴且中燥”,身体状况非常糟糕,一连一个多月都不能上朝。

  八月七日(即859年9月7日,此为《旧唐书宣宗纪》载;《新唐书》则记为八月十日,即9月10日),病入膏肓的李忱驾崩,享年五十岁。群臣上其谥号为圣武献文孝皇帝,庙号宣宗。

  大中十四年(860年)二月,葬于贞陵(今陕西咸阳泾阳县)。

  咸通十三年(872年),唐懿宗李追谥李忱为元圣至明成武献文睿智章仁神聪懿道大孝皇帝。

  七、为政举措

  李忱勤于政事,孜孜求治。先是用极短的时间将唐武宗时重臣李德裕清除出庙堂,这样的雷霆手段甚至使李德裕的政敌牛僧孺都感到措手不及。之后,李忱大加起用重视科举出身的牛党成员(李忱本人极其重视科举),一举消灭了为患唐朝长达半个世纪的“牛李党争”。

  武宗在位时曾经在全国范围内大举灭佛,李忱即位后,纠正武宗时期矫枉过正的灭佛弊端,使其得到了适当的恢复。他以牺牲政府夺取寺院经济之利,争取信仰佛教的朝臣以及广大民众的支持,从而建立他的政治基础,对加强皇权起到一定的作用。而厚实的政治基础,使他得以用自己的意志,来刷新政治。

  李忱任用宰相,皆由自己亲自选定。一次,李忱命萧邺为相,遣枢密使询问是否留其史职,李忱惧有朋党,遽换崔慎由为相。

  李忱即位后,决定宰相的人选,首先想到的是白居易,但下诏时,白居易已去世八个月。于是,李忱写下《吊白居易》,深表怀念之情。白居易不仅有文才,而且有从政之才。他在野时撰写诗文,才华出众;从政时颇有业绩,光彩照人。皇帝为一个诗人作悼亡诗,这在古代不说绝无仅有,恐也属凤毛麟角。白居易当然也是官员,但李忱完全是当作诗人来描述的,足见白居易当时的诗名。

  对比之下,李忱对缺乏才能的皇亲国戚却不徇私情。其舅郑光为节度使,李忱与郑光讨论为政之道;郑光应对鄙浅,李忱不悦,郑光终不复任民官。

  兵部侍郎蒋伸曾向李忱上言,认为官位易得,其中多有心存侥幸的人,可能止卵。李忱对其言论倍加称叹,并再三留住他说:“别的时间就不再能单独与你谈论政事了。”不久后,李忱就拜蒋伸为相。

  李忱即位后,鉴于前朝晋升高官太滥的弊端,他对高官的人数予以严格控制。官员各以品级授服色,自唐高宗上元年间以后规定,三品以上服紫,四品服深绯,五品服浅绯,六品服深绿,七品服浅绿,八品服绿,九品服深青,流外官及庶人服黄。时以紫、绯为高官,所谓的赐紫赐绯即为升高官。李忱极为珍惜紫、绯,侍从官常备紫、绯二色服相随,但有时半年未赏出一件。他授官爵的原则是,不到规定时间的不授,没有政绩的不授,换言之,也就是不以个人好感相授,不以亲近相授。

  李忱最重视的是地方最高长官刺史,他认为整个帝国由各个地方所拼而成,这些父母官的政绩,直接关系到民心向背。他规定刺史人选被确定后,不准直接去上任,必须到京师来接受他的当面考察,以定可否。他对此的解释是:“朕以刺史多不得其人,而为害百姓,故要一一面见,询问其如何施政,以此了解其优劣,再确定是否可以任命。”

  李忱虽然宽仁爱人,但用法极严格。尤其对于身边的人,李忱更是严禁他们干预朝政。他曾说:“违犯朕的法律,即使是我的子弟,一样不宽赦。”

  《资治通鉴》及《唐语林》记载了李忱用法严格的两件故事:

  李忱在位时的优人祝汉贞,以滑稽著称,反应敏捷,能当场应景出语,且诙谐无比。李忱认为他能为自己解闷,很是宠信。有一日,祝汉贞说着说着,触及了政事。李忱立即板了脸,说:“朕养着你是为了娱乐,你怎么能干预朝政呢?”从此便疏远了他,并在其子贪赃事发后,杖死其子,将他处以流放。

  还有一个乐工名字叫罗程,弹得一手好琵琶,也极得李忱宠爱。罗程倚恃宠,竟然因小事杀人,被关进大牢。乐工们为他求情,说他有绝艺,可为李忱游宴助兴,要求赦免他。可李忱却说:“你们怜惜的是他的才艺,而我怜惜的是祖宗的法度啊。”下令将罗程给杖杀了。

  善于纳谏,是李忱有别于唐朝晚期其他君主的一个重要特征。他曾想到唐玄宗所修的华清宫去放松一下,谏官纷纷上谏,谏得极为激烈,他便取消了行程。

  李忱纳谏的程度,仅次于唐太宗,不论是谏官论事,还是门下省的封驳(将君主不合适的诏令退回),他大多能够顺从。此外,他十分尊重大臣的奏议,每每得了大臣的奏议,必洗手焚香再阅读。

  唐太宗纳谏,得了魏徵;李忱纳谏,得了魏征的五世孙魏谟。魏谟是唐文宗读《贞观政要》后,思慕魏徵,而在魏征后裔中找来的。魏谟入仕后,再现了魏徵直言极谏之风。李忱登位后,遂拜魏谟为宰相。其他宰相进谏,唯恐君主不快,都委婉而谏,独他开门见山,无所忌讳。李忱常叹:“魏谟有他祖辈(魏徵)的风范,朕心极重他。”

就曾说过:“我秉政十年,皇上对我非常信任,但是在延英殿奏事时,没有一次不是汗流浃背。”但是李忱极度礼遇大臣,施之以情待之以礼,非常的恭敬,如此一来,恩威并重,以威权驾驭大臣,被称之为智术治国。

  李忱还极度平易近人,宫中一些低下的杂役,只要李忱见过一面就能记住对方的长相和名字以及所负责的工作,从来没有弄错过,这些宫人如果生病,李忱还会派御医去为其诊治,甚至还会亲自前往探视病情和赏赐物品,这在历代君王中可以说是极其罕见的。

  李忱不但记性好,且心极细。度支部门上报污损的布帛,奏表中将“渍”误写成了“清”,主管官以为李忱不会注意,胡乱报了上去。岂知李忱一眼看破,处罚了与此事相关者。

  经常外出游猎的李忱,其实真正的目的是为了深入民间、了解民情,并且实地考察地方官吏的政绩。但是天下之大,李忱不可能全部走遍,为此他特意想了个办法,秘令翰林学士韦澳将天下各州的风土人情以及民生利弊编为一册,专门供他阅览。李忱将其命名为《处分语》,此事除了韦澳之外无人知晓。不久,邓州刺史薛弘宗入朝奏事,下殿后忍不住对韦澳说:“皇上对本州事务了解和熟悉的程度真是令人惊叹啊!”韦澳询问后,得知李忱掌握的资料正是出自《处分语》。

  为解决宦官问题,他以论诗为名,召翰林学士韦澳入内,屏退左右侍从,问:“近日外面舆论,对宦官的权势有何说法?” 韦澳答道:“陛下威断,宦官已大有收敛。”

  尽管大动作无法实施,但李忱还是尽力抑制了宦官。宦官内园使李敬实气焰嚣张,遇到宰相郑朗不下马,李忱立即剥了李敬实的官服,配给南衙当贱役。

  李忱又规定,凡是节度使有罪,监军(由宦官充任)连坐。宦官问题虽终未能全盘解决,然李忱在整顿吏治上下了大功夫,非但收到了一些成效,且赢得了民众的颂扬。

  按旧例:每次罢免左护军时,继任者从右军挑选;罢免右护军时,则从左军挑选;以此来防微杜渐。李忱在位时,以法驭下,每次罢免左、右护军,常从本军中挑选继任者,众人都无法窥测他的想法。

  宣宗堪称晚唐头号明君,在位期间一度中兴帝国,被后人誉为“小太宗”。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丁俊贵

  2019年7月15日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