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层“性价比低”质疑不断 *ST中捷总经理请辞



管理层“低成本绩效”不断质疑* ST中杰总经理辞职

公共证券新闻

新聘副总经理一个月后,* ST中街总经理周海涛(),“几个工作”,昨天申请辞去总经理职务。

高管理成本一再导致纠纷

昨天,* ST中捷宣布公司董事会收到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周海涛的书面辞职申请报告。报告指出,“为了满足公司业务发展的需要,并进一步优化公司治理结构,我申请辞职公司。经理职位”。辞去总经理职务后,周海涛继续担任公司董事会董事,董事会战略委员会,提名委员会,薪酬与考核委员会及公司董事长。

* ST中捷主要从事中高档工业缝纫机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2018年,公司净利润亏损2.38亿元,同比下降155.16%。该公司表示,该亏损是由于该公司在2018年为新资产拨备提供了2.42亿元。

虽然公司业绩持续下滑且股票受到“限制”,但该公司高管的薪酬却在增长。 2018年财务报告显示,报告期内,公司管理费用达到4452.6万元,比上年同期增长32.90%,其中劳务成本比上年增长55.01%。公司的六位高级管理人员全部支付了一百多万元。前董事长马建成支付的工资为人民币3,150,800元。当时,副董事长兼总经理周海涛的薪水为3267.33万元,四位副总经理也支付了一百多万元。

今年3月,当时的董事会主席马建成宣布董事会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所有职务。公司董事会副主席兼总经理周海涛担任公司第六届董事会主席。虽然公司董事倪建军投票反对“不推荐董事长兼总经理为同一人,但不利于公司治理”的决议,但该决议仍未通过。

7月6日,* ST中捷董事会召开特别会议,考虑任命严文平为公司副总经理。虽然公司董事倪建军表示,“鉴于目前高级管理团队的高管理费用,工作效率低,反对意见增加。人员过度消费对该法案投了反对票。该公司的独资经营者董玉红也宣布,他放弃了“现阶段公司董事会聘请严文平担任副总经理的需要”,但该法案仍未获得通过。

大股东一直有罪

除了管理层的“性价比”一再受到质疑外,公司的大股东内部斗争也导致公司被告上法庭。

今年5月,* ST中捷宣布,该公司的主要股东中捷环洲表示已经由第三大股东蔡凯健《委托协议》签署,该公司持有的所有股份及协议股份均为委托期间的投票权。投票权委托中捷环州,中捷环洲实际上可以控制公司股份的表决权份额,占公司总股本的26.3%。

不过,蔡凯健甚至致函该公司称他没有被告知《协议》的内容,并没有参与《协议》的签约,并表示从一开始就没有与中捷环洲和旺旺达成有效协议。 * ST中杰表示,公司的董事和监事都表示他们没有参加《协议》签约,但在他们的知情范围内;中捷环洲和旺刚在答复中证实,蔡凯健知道《协议》签名的具体过程,没有使用其先前留下的空白签名页面《协议》,但《协议》没有签名的时间那时。

随后,蔡凯健再次发来一封信,说明他没有被告知《协议》的内容,也没有参与签署上述协议。中捷环洲与旺旺之间没有关于股份投票权和投票权的有效协议,并要求解除《协议》,取消了中捷环洲和万安的授权。

对此,北京良高律师事务所的特别审核意见认为,《协议》的真实性判断需要通过司法机关在诉讼或仲裁程序中确定,依法查清事实并作出结果。裁判最后,司法机关对《协议》解散的判决为准。

在双方各自的话,三个股东蔡凯健和第二个股东宁波玉玺将在7月中旬在* ST法院,要求该命令取消该公司2018年年度通用的所有决议。今年5月17日举行会议。

由于股权质押回购交易纠纷,玉环人民法院于昨日上午10点在淘宝司法拍卖平台拍卖了蔡凯健持有的3700万股股票,起拍价为1.48亿元。截至发稿时,拍卖尚未登记。

Failure when receiving data from the pe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