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第一炉”诞生记

几代金川人的骄傲不仅是对西北的一瞥,也是共和国镍钴工业的支柱。他们还创造了世界有色金属冶炼领域的奇迹。镍冶炼闪速炉就是其中之一。

1984年,为了解决中国现代化建设中镍供不应求的局面,国家批准了金川二期扩建工程的建设。当时,国务院有关领导特别指示:“金川镍基地的扩建无法复制现有的生产方式,有必要研究使用新的更有效的技术和技术。”

“在镍冶炼项目的第二阶段,最终的决定是采用世界上最先进的镍精矿富氧闪速炉工艺。”退休金川集团高级冶炼技术高级工程师刘安宇回忆说,国内外汇供不应求,全套引进数亿美元的镍闪炉设备是不现实的。 “最终,从芬兰公司购买闪速熔炼技术的专利许可只需要80万美元。它还用150万美元收购了西澳大利亚矿业公司。这是一套关于镍闪速熔炼技术的完整信息。”

为了尽快将技术数据转化为镍闪速炉,金川公司和北京有色冶金设计研究院联合解决了这个问题,参考了西澳矿业公司镍厂的闪速炉,并结合了金川的最新产品。冶炼技术完成设计工作。 1988年4月,金川镍闪炉开工建设,1993年竣工投产。

设备在那里,但新问题出现在金川人面前。 “虽然这个过程是国外的,但95%的设备都是在中国生产的。”金川集团退休干部赵长江于1993年担任镍闪炉研讨会主任。他回忆起当时的艰辛。他痛苦地笑了笑。 “炉子很成熟。但是,在过去,中国没有人经营过这样的设备。镍闪炉如何达到标准?它已成为一个新话题。

没有参考样品,刘安宇带领技术人员到澳大利亚镍闪炉进行现场研究;在中国没有先例。金川公司邀请了来自澳大利亚,芬兰,日本等6个国家的技术专家到中国的13个单位进行现场调研。

“为了打开炉子,每个人都努力工作。”赵长江告诉记者,作为车间主任,他正在为同一技术人员研究镍闪炉的操作程序。他连续八个半月没脱掉工作服。在里面,胡须是一英寸长。功夫不负有心,金川镍闪炉经过半年的生产已形成生产能力,并在三年内达到了生产标准。 “后来,国外镍闪炉企业建成时间较早,技术人员被派往金川。来学习我们的工艺品。”

根据设计方案,金川镍闪炉每年处理35万吨镍精矿,2.5万吨高粱镍,2万吨镍和50万吨硫酸。 1998年大中改革后,金川镍闪炉年产70万吨镍精矿和6万吨高档镍。镍的制造成本比传统电炉低40%。它将在3年内恢复。

刘安玉告诉记者,金川镍闪速炉已成为世界上第五个亚洲镍闪速熔炼炉,标志着中国镍冶炼工艺进入世界第一,成为金川发展建设历史和中国镍工业发展的新历史。里程碑仍然保持着世界先进水平。 (经济日报记者李玉琪发明)

经济日报

移动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