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瞒巨债“借款”2000万元拒不还,贵州一企业主犯诈骗罪领刑15年

我昨天要分享

。英雄创意

知道公司欠私人借款人超过2000人,巨额债务超过10亿元,长期以来一直无力偿还,无法偿还贷款,仍隐瞒债务真相,并向受害者借款2000万元“下行贷款”的理由。以公司债务超过10亿元为由,拒绝偿还受害人的负责人近日,贵州水泥公司谢凡聪的老板被山西省阳泉市中央军医院判处有期徒刑15年省合同诈骗罪,并处罚金50万元。元;其违法所得为1960万元,依法追缴,对受害人赔偿损失。

据公开资料,贵州开阳紫江水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紫江水泥)是一家本地明星企业,是开阳市的一家大型纳税人。党委书记兼法定代表人谢凡聪持有紫江水泥97.54%的股份。根据公开资料,他出生于1961年,从事水泥生产和管理已超过30年。他是开阳县政协常委,贵阳市人大代表。

根据受害者的陈述,他和谢凡聪介绍并会见了朋友。 2015年3月13日,被告人谢凡聪以银行贷款(借入新贷款和偿还旧贷款)为由,“需要2000万银行贷款,最多可以在半个月内退还”,并向他们提供贷款。在贷款之前,谢凡聪承诺“立即偿还贷款并偿还”,并以他的名义介绍了水泥厂和龙水磷矿。 “目前的经营状况良好,没有其他债务,只有一些银行贷款需要扭转。”

公开审理显示,贵州某会计师事务所的审计报告显示,截至2014年12月31日,紫江水泥的负债总额超过6.6亿元,已破产。谢凡聪在审判中表示,紫江水泥的大量债务来自私人贷款,涉及2000多名债权人。

谢凡聪亲自与王某签订贷款协议后,同意借入2000万元短期营业额,一个月,并在贷款到期后偿还本金和利息2040万元。谢凡聪用“开阳龙水磷矿49%投资股权抵押贷款。同年3月16日,王某将贷款转入谢的个人账户。在同一天,谢将资金转入紫江水泥账户。第二天,紫江水泥偿还了2247.3万元的贷款。

据证据,2015年4月1日,紫江水泥从贵阳银行开阳分行借款2200万元。但是,这笔贷款没有还给王某,其中400万元是支付给开阳龙水磷矿的原股东,其余1800万元的绝大部分用于偿还紫江水泥的债务。

贷款到期后,谢凡聪按照协议约定赎回了40万元人民币的利息,但经过反复提醒,校长仍然被推迟。

根据证据,2015年5月,谢凡聪写了一封道歉信,并安排紫江水泥员工将个人,单位和银行的债务以及其他债务信息交给王某,称该公司的流动负债超过1十亿元,难以操作。段。

谢凡聪解释道歉信中遇到的操作困难:“目前企业遇到了严重的困难,主要是因为近年来他们为企业建设和发展吸收了大量的社会资金,但自去年10月以来,已有许多人要求退还贷款本金。这种情况有所不同。“

审计结果显示,截至2015年11月30日,紫江水泥的负债总额为10.9亿元。 2015年12月4日,紫江水泥向法院申请重组。 2017年8月,贵州省开阳县法院决定批准其重组计划。

2015年7月1日和同年11月5日,受害人王和谢凡聪同意在2016年1月之前每月偿还本金和利息,并在2017年6月之前每月偿还本金和利息,并同意谢凡聪开业。 Yanglongshui磷酸盐矿的出资27%的份额是对Wang的承诺(磷酸盐矿已于2015年10月停产)。谢凡聪没有履行协议。

然而,根据谢凡聪《承诺书》的副本,以他的名义持有的开阳龙水磷矿27%的贡献是由紫江水泥委托的,出资不属于它及其家庭资产。

2017年9月,受害人王某到阳泉市公安局经济犯罪调查大队报案。 2018年4月,谢凡聪因涉嫌合同诈骗被阳泉市警方逮捕,五天后被捕。该案于2019年6月4日在山西省阳泉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阳泉市检察机关称,被告人谢凡聪明,知道紫江水泥有巨额债务,破产,无法偿还贷款。他仍然隐瞒债务真相,并以银行贷款为由向王受害人借了2000万。元,用于短期营业额,期限为一个月。谢凡聪之后,除了向受害人转让40万元利息外,他拒绝偿还受害人的贷款本金,理由是该公司的债务超过10亿元。双方签订两份还款协议后,谢凡聪仍未偿还贷款。调查后,谢凡聪在贷款协议中约定的股权质押和还款协议无效。

检方认为,谢凡聪的非法占有目的,在签订合同履行过程中,骗取受害人的财产,金额极大,应追究合同诈骗的刑事责任。 “被告谢凡聪案后的供述是真实的,依法轻惩。”

审判期间,被告认为并未隐瞒紫江水泥公司的财务状况。借款是由于流动性的困难,主观上没有故意和非法占有欺诈的目的。客观地说,没有任何欺诈手段来欺骗王的财产。该法案不构成合同欺诈,应该是民事纠纷。

在阳泉市中级人民法院受审后,谢凡聪写了一封道歉信,并在逾期一个月后,向受害人送去了一份欠资金超过10亿元的紫江水泥。可以证实被告是从受害者那里借钱的。拥有绝对股份的紫江水泥已经破产。根据有关证据,谢凡聪持有子江水泥在开阳龙水磷矿的股份。该股的实际投资者是紫江水泥,但谢凡聪在借款时隐瞒了事实,使用了49%的股份。贷款抵押后,王没有被告知股权转让。股权质押没有办理相关手续。根据有关法律,该承诺无效。结合受害人的陈述,证人的证词和被告的供述,可以证实,贷款用于银行还款后,谢凡聪隐瞒并借出了2200万元的真相,用这笔贷款偿还了公司的债务,只返回受害者的利益;两次与受害人签订分期还款协议,最低还款额仅为40万元,但平均金额未达标。

法院认为,被告谢凡聪使用的是非法占有的目的。在签署和履行合同的过程中,他采用隐瞒真相的方法来欺骗受害者并拒绝归还。金额非常大,他的行为构成了合同欺诈罪。在被提起之后,它可以如实地承认案件的事实。这是承认,可以酌情处罚。

最终,阳泉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合同诈骗罪判处谢凡聪15年徒刑,并处罚金50万元。他的非法收入为1960万元,受害人获得了报销。

界面新闻

收集报告投诉

英雄创意

知道公司欠私人借款人超过2000人,巨额债务超过10亿元,长期以来一直无力偿还,无法偿还贷款,仍隐瞒债务真相,并向受害者借款2000万元“下行贷款”的理由。以公司债务超过10亿元为由,拒绝偿还受害人的负责人近日,贵州水泥公司谢凡聪的老板被山西省阳泉市中央军医院判处有期徒刑15年省合同诈骗罪,并处罚金50万元。元;其违法所得为1960万元,依法追缴,对受害人赔偿损失。

据公开资料,贵州开阳紫江水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紫江水泥)是一家本地明星企业,是开阳市的一家大型纳税人。党委书记兼法定代表人谢凡聪持有紫江水泥97.54%的股份。根据公开资料,他出生于1961年,从事水泥生产和管理已超过30年。他是开阳县政协常委,贵阳市人大代表。

根据受害者的陈述,他和谢凡聪介绍并会见了朋友。 2015年3月13日,被告人谢凡聪以银行贷款(借入新贷款和偿还旧贷款)为由,“需要2000万银行贷款,最多可以在半个月内退还”,并向他们提供贷款。在贷款之前,谢凡聪承诺“立即偿还贷款并偿还”,并以他的名义介绍了水泥厂和龙水磷矿。 “目前的经营状况良好,没有其他债务,只有一些银行贷款需要扭转。”

公开审理显示,贵州某会计师事务所的审计报告显示,截至2014年12月31日,紫江水泥的负债总额超过6.6亿元,已破产。谢凡聪在审判中表示,紫江水泥的大量债务来自私人贷款,涉及2000多名债权人。

谢凡聪亲自与王某签订贷款协议后,同意借入2000万元短期营业额,一个月,并在贷款到期后偿还本金和利息2040万元。谢凡聪用“开阳龙水磷矿49%投资股权抵押贷款。同年3月16日,王某将贷款转入谢的个人账户。在同一天,谢将资金转入紫江水泥账户。第二天,紫江水泥偿还了2247.3万元的贷款。

据证据,2015年4月1日,紫江水泥从贵阳银行开阳分行借款2200万元。但是,这笔贷款没有还给王某,其中400万元是支付给开阳龙水磷矿的原股东,其余1800万元的绝大部分用于偿还紫江水泥的债务。

贷款到期后,谢凡聪按照协议约定赎回了40万元人民币的利息,但经过反复提醒,校长仍然被推迟。

根据证据,2015年5月,谢凡聪写了一封道歉信,并安排紫江水泥员工将个人,单位和银行的债务以及其他债务信息交给王某,称该公司的流动负债超过1十亿元,难以操作。段。

谢凡聪解释道歉信中遇到的操作困难:“目前企业遇到了严重的困难,主要是因为近年来他们为企业建设和发展吸收了大量的社会资金,但自去年10月以来,已有许多人要求退还贷款本金。这种情况有所不同。“

审计结果显示,截至2015年11月30日,紫江水泥的负债总额为10.9亿元。 2015年12月4日,紫江水泥向法院申请重组。 2017年8月,贵州省开阳县法院决定批准其重组计划。

2015年7月1日和同年11月5日,受害人王和谢凡聪同意在2016年1月之前每月偿还本金和利息,并在2017年6月之前每月偿还本金和利息,并同意谢凡聪开业。 Yanglongshui磷酸盐矿的出资27%的份额是对Wang的承诺(磷酸盐矿已于2015年10月停产)。谢凡聪没有履行协议。

然而,根据谢凡聪《承诺书》的副本,以他的名义持有的开阳龙水磷矿27%的贡献是由紫江水泥委托的,出资不属于它及其家庭资产。

2017年9月,受害人王某到阳泉市公安局经济犯罪调查大队报案。 2018年4月,谢凡聪因涉嫌合同诈骗被阳泉市警方逮捕,五天后被捕。该案于2019年6月4日在山西省阳泉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阳泉市检察机关称,被告人谢凡聪明,知道紫江水泥有巨额债务,破产,无法偿还贷款。他仍然隐瞒债务真相,并以银行贷款为由向王受害人借了2000万。元,用于短期营业额,期限为一个月。谢凡聪之后,除了向受害人转让40万元利息外,他拒绝偿还受害人的贷款本金,理由是该公司的债务超过10亿元。双方签订两份还款协议后,谢凡聪仍未偿还贷款。调查后,谢凡聪在贷款协议中约定的股权质押和还款协议无效。

检方认为,谢凡聪的非法占有目的,在签订合同履行过程中,骗取受害人的财产,金额极大,应追究合同诈骗的刑事责任。 “被告谢凡聪案后的供述是真实的,依法轻惩。”

审判期间,被告认为并未隐瞒紫江水泥公司的财务状况。借款是由于流动性的困难,主观上没有故意和非法占有欺诈的目的。客观地说,没有任何欺诈手段来欺骗王的财产。该法案不构成合同欺诈,应该是民事纠纷。

在阳泉市中级人民法院受审后,谢凡聪写了一封道歉信,并在逾期一个月后,向受害人送去了一份欠资金超过10亿元的紫江水泥。可以证实被告是从受害者那里借钱的。拥有绝对股份的紫江水泥已经破产。根据有关证据,谢凡聪持有子江水泥在开阳龙水磷矿的股份。该股的实际投资者是紫江水泥,但谢凡聪在借款时隐瞒了事实,使用了49%的股份。贷款抵押后,王没有被告知股权转让。股权质押没有办理相关手续。根据有关法律,该承诺无效。结合受害人的陈述,证人的证词和被告的供述,可以证实,贷款用于银行还款后,谢凡聪隐瞒并借出了2200万元的真相,用这笔贷款偿还了公司的债务,只返回受害者的利益;两次与受害人签订分期还款协议,最低还款额仅为40万元,但平均金额未达标。

法院认为,被告谢凡聪使用的是非法占有的目的。在签署和履行合同的过程中,他采用隐瞒真相的方法来欺骗受害者并拒绝归还。金额非常大,他的行为构成了合同欺诈罪。在被提起之后,它可以如实地承认案件的事实。这是承认,可以酌情处罚。

最终,阳泉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合同诈骗罪判处谢凡聪15年徒刑,并处罚金50万元。他的非法收入为1960万元,受害人获得了报销。

界面新闻

http://www.sugys.com/bdsEjxx04/4A